村莊變身“彩色苗圃”!寧陽青川圍子村成北方最大進口彩色苗木基地
2020-01-20

“歐洲鵝耳櫪”“科羅拉多藍杉”“歐洲小葉椴”……對絕大多數人來說,這些樹名連聽都沒聽過,更別說見過這些樹長啥樣了。如今,寧陽縣八仙橋街道青川圍子村,正是靠著這些稀罕的進口彩色苗木,實現了村集體增收,改善了村莊面貌。


目前,該村已經成為北方最大的彩色苗木繁育基地。




▲青川圍子村的進口彩色苗木基地航拍圖。(資料圖)


整村土地流轉

苗木企業進村落戶


臘月里,天寒地凍。在青川圍子村的苗木基地里,一片片北美海棠依然掛滿了紅色果實,深紅點點,宛如深秋的紅葉。


“2019年,村集體收入超過70萬元。八九年前,是壓根不敢想的事。”青川圍子村黨支部書記許興海說。


“那時,青川圍子村是有名的窮村、亂村。村集體雖然辦了磚窯廠,可不僅不盈利,還讓村集體欠下幾十萬元的外債。村民們意見很大,上訪不斷。”許興海回憶2011年剛擔任村黨支部書記時的情形。


上任后,為了讓集體增收、村民致富,許興海首先考慮的是發展新產業。


2012年,一個偶然機會,許興海了解到,遼寧大連的燕園農林科技有限公司準備在山東建設苗木基地,種植高端進口彩色苗木。許興海第一時間聯系到企業。企業提出三項落戶條件:土地必須整村流轉;流轉后的土地上,農戶不能再自留一棵樹;每畝地每年的流轉費用最高1000元。


于是,許興海和村“兩委”干部一邊去村民家中做工作,一邊主動跟企業溝通對接。


2012年、2013年,村里先后流轉1400多畝地。到2015年9月,村里最后的800多畝土地要完成流轉,但還有一小部分村民在猶豫觀望。此時,許興海剛剛做完心臟搭橋手術。他不顧家人阻攔,身體還沒康復,就跑到村民家做工作。“許書記為了咱村的發展,命都不要,咱還磨嘰啥。”最后,800畝地在秋種前完成流轉。


企業也被許興海的真誠打動,決定按照村里的要求,土地流轉費用在1000元/畝的基礎上,每3年上漲5%。


提供貼心服務

小村“長”出大企業


2012年,燕園農林科技有限公司在寧陽注冊了燕園(泰安)農林科技有限公司,注冊地就是青川圍子村。2013年,基地開始栽種從國外引進的苗木。


由于是從國外引進的種子和幼苗,栽培門檻較高,最初,公司都是聘請國外專家來指導。當時,一個美國專家在村里住了半年。“2014年的春節,‘洋專家’都是在村里過的。”許興海說。為了照顧好專家,他專門安排人常常換著花樣給外國專家做飯。





青川圍子村村委辦公樓是個二層小樓,面積約800平方米。企業入駐后,村里第一時間將整個一層給公司辦公。村里距離縣城大約十多里地,剛開始的時候,公司技術人員去縣城租房住,每天往返也不方便。村里就把閑置的22間房子無償提供給公司,作為員工宿舍和實驗室。


“土地流轉后,村里的機井、暗管等水利設施,全部無償提供給我們使用。”燕園(泰安)農林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春曉說,“項目落地幾年來,基地沒少一棵苗,我們和村民沒發生過一次糾紛,真正實現了村企一家,共同發展。”


李春曉介紹說,企業種植的都是高端苗木,市場價值較高,銷售收入逐年增長。“生長4年的歐洲鵝耳櫪,市場價格達到1萬元一棵。2019年,公司銷售各種苗木3萬多棵。”


目前,青川圍子村的苗木基地達到2000多畝,已經成為北方最大的進口彩色苗木基地。


村集體找到

多條增收門路


苗木企業在青川圍子村落戶,給村莊帶來了巨大變化。


青川圍子村原來耕地面積是1880多畝,2015年完成統一流轉后,經過平整規劃,一下多出300畝地。“這300多畝土地,一年就給村集體增加30多萬元收入。”許興海說。借助企業提供的苗木和技術,青川圍子村村集體留出40畝地,建起精品苗木基地。這一項,又每年為村集體帶來十多萬元的收入。



“鋤草、修剪、澆水這些活也不算累,一天七八十塊錢,比較適合老年人和留守婦女。”村民張懷東說。苗木企業給青川圍子村的村民帶來了在家門口就業的機會。
隨著村集體收入增加,青川圍子村的基礎設施不斷改善。自2013年起,村里先后修建了4萬平方米的柏油路;村集體出資,訂制了一條公交線路,在家門口,村民可以坐免費公交進城。為了提升村莊環境,村里還采用了立體式綠化模式——主道兩邊,高的是北美海棠、低矮的是萱草,中間種上紅葉石楠,錯落有致,別有一番景致。


(農村大眾報記者 李偉  通訊員 李曉君 王華龍)
編輯:段書強


4福彩快乐十分技巧